RoundStar

安德莉凯利:

軽井沢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 (轻井泽圣保罗天主教会堂)

这座建于1935年,由美国人Antonin Raymond设计的教堂曾经多次在文学作品中登场:崛辰雄《木の十字架》、川端康成《掌の小説》。同时,她也是吉田拓郎等众多名人的结婚仪式举办地。终其人气的原因所在,是她独树一帜的建筑风格:斜屋顶、大尖塔以及几十年后在日本建筑界掀起不小风潮的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裸露混凝土外墙)

如果现在说起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许多人立刻会想到安藤忠雄和前川国男。其实几十年前的Antonin Raymond就开始尝试使用这种建筑手法。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追求的是原始素材(混凝土)带来的清洁感与大拙成巧。但是很多建筑商都不愿意参与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工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没有外护材的情况下,建筑本地抵御风雨的能力较弱,在施工阶段就需要极高水平的管理和维护。同时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对混凝土本身水平的要求也非常高,一旦建材不达标,雨水天就会出现黑点、霉斑各种问题,极大破坏建筑本身的美感。追溯其在建筑史上的应用,最早是法国建筑家,混凝土之父Auguste Perret在Le Raincy的一座教堂的柱梁上做了大胆尝试。之后,由于其很强的自由可塑性,于德国自由表现主意建筑中被广泛利用于曲面塑造。在日本,Antonin Raymond早在1923年就用自己的宅邸进行试验,但是机能主义、合理主义的风潮兴起后,Antonin Raymond的兴趣又转向了直线形态建筑,在打放しコンクリート上未曾再有建树。直到二战后,以Le Corbusier(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设计者)为首的建筑家开始重新重视起这种有独特禁欲美的建筑手法并将其广泛应用到自己的作品中。

比较有意思的教会的门前还有小小的石佛像,似乎日本向来不在意宗教的混杂(佛寺里有神社或者神社里有佛像都司空见惯)。出于对信仰的尊敬,非教徒的我们没有入内参观,只在外面转了一圈,有点遗憾又十分满足。

Summer Bee:

穿上厚外套

带上雨伞

踩着落叶


一起去散步吧:)

Rex岑悦-Saunato·LoFoTo:

冰岛Skógafoss大瀑布(黑白)

在拍摄的时候故意稍微欠曝,使得景物的色彩已不再明显。在相机的屏幕里看到成品之后,就决定回家后要处理成高反差的黑白图片。希望效果不会太烂~

Amber梁馨心·LoFoTo:

最近有一件事儿让我感触颇深。

因为硬币太多放在钱夹里不方便,就想拿它们在星巴克买咖啡。谁知结账时却偏偏少了十美分。

就在我遗憾的说“不然还是刷卡吧”的时候,收银员开始翻找杂物盒说也许能找到,而我身后正在排队的三五名顾客都说自己有硬币可以给我一枚,就纷纷开始翻包。当时的场面,说实话,让我有些惊愕以至于不知所措。

仅仅十美分而已,无论是我身后佝偻的老妇人,还是提着Chanel的贵夫人,甚至正在讲电话的商务男,都在帮我凑这一枚硬币。(美国人多数习惯刷卡,很少有人用现金,所以也就很少存硬币。)

最后,还是收银员在杂物盒里率先找出了硬币,放进了收银机里。周围这才恢复平静,大家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慌乱的道谢,拿走了那杯少付十美分的冰拿铁。

只是十美分,就让我在那一天觉得幸运和温暖。而对于美国人来说,举手之劳而已。

这也许就是让国内人想要逃出来的那十美分的差距吧……

2014 一国一片

叽喳的旅行笔记:

2014年,跑的不少,拍的也不少,只是几乎没怎么整理照片,年初,看到别人纷纷发总结帖,想到拍了那么多放在盘里,似乎失去拍摄的意义,也对不起我背着相机到处跑,于是,到盘里去翻,一个国家修一张出来,对过去的2014有个交代







卢浮宫白天去了两次,拍到均不理想,晚上又转了过去,见到几个架着三脚架的摄者,我手持拍摄。






西班牙之米拉之家








葡萄牙里斯本,在逛了一些城市后,到了这里眼前一亮,被天上的蜘蛛网和地上星罗棋布的地轨吸引,还有那满城流动的黄色电车,于是,这个城市被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






英国,住在斯凯岛的最东边,往最西面去拍日落,行程要一个多小时,盲目的开车上路了,却原来是一条羊肠小道,没有路灯,连掉头返程都难,各种信号也消失了,硬着头皮开到了目的地,按下几张后就匆匆的返程了。






蒙古国,全副武装的背着脚架,几乎是从垂直的石崖上下去,天黑了再爬上来,






阿尔巴利亚地拉那。






希腊迈泰奥拉,空中修道院,有人说是喀斯特地貌,有人说是丹霞地貌,像似在城市中在人群中山峰拔地而起,迎面扑来,又伸手可触,








马其顿奥赫里德湖,本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下午四点多赶到湖边,太阳已经掉进湖里了,伴随着狂风,周围已经黑压压一片了,欧洲的白天就是这么短,






沙拉热窝,逛街回来后,住的窗口前万家灯火






黑山,科托尔古镇。






克罗地亚沙格勒布教堂,晚8点,钟声响起,感觉整个城市里德人都涌向了教堂,虔诚】专注,我静静的站在角落,不敢造次。






斯洛文利亚,阴霾的天气,却让布莱德湖透着一股仙气。






最后,家门口的照片,南京青奥村。











2015东京圈赏花推荐(4-6月)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樱花季过去,春天才是真的来了。每日沐浴和煦春风,看看周遭新绿,便想出去走走。在这个季节里,每家每户的院子里、每条街道的边边角角里都开满了色彩各异的鲜花。日本人长于造景,选一些背景宏大或是地形适宜的地方遍植花海,像富士山下的芝樱、日立海滨公园大海旁的喜林草之丘、富良野的薰衣草田等等。在这里我给大家总结一下这些年我去过或是听说过的首都圈的赏花胜地,如果这阵子在东京又恰好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看。



 樱花 山梨县河口湖畔


花期:4月中下旬


樱花盛开在富士山下一直是我心心念念的景色。然而去年在四月下旬去了两次,都没能看到富士山的容颜。今年樱花季节又一次踏上河口湖沿岸,终于一睹这座完美锥形山体的容颜。雪线将山峦一分为二,像是一座山峰被戴上了一顶雪白的帽子。而山的倒影映衬在微风拂过的湖面上,身边樱花灿烂正当时。河口湖离东京很近,如果有时间的朋友这周可以去看看,应该到周末都还不错。照片拍摄于2015年4月16日。





 樱花 山梨县新仓富士浅间神社


花期:4月中下旬


有一幅日本旅游宣传时常用的照片,里面有富士山做远景,五重塔和樱花做近景。这里是富士急行大月线上距离河口湖车站四站的下吉田车站旁的神社里拍到的景色。从下吉田车站出发,徒步约五分钟可达三国第一山新仓富士浅间神社,再攀爬十几分钟台阶路即可到达山顶,从这里就可以远眺富士了。名字里的“三国第一山”在日本文化中体现的是富士山信仰在日本民族里的重要地位,他们觉得富士山是足可以超越中国五岳与峨眉,在中国、日本和朝鲜三国中排名第一的神山。除了欣赏富士山,这里也是极好的远眺场所,樱花盛开的山丘上望去,富士吉田市的城市景观尽收眼底。照片拍摄于2015年4月16日。




 芝樱 山梨县本栖湖旁


花期:4月下旬至5月底


芝樱是一种小巧的耐旱植物,在中国被称为丛生福禄考。因为其花朵如同樱花,但又匍匐于地上,故在日本被称作芝樱,并且得到了广泛的种植。每到四五月份,紫、白、粉等数种花色的芝樱被排布成各种图案,像大地铺了地毯一样。富士山本栖湖旁栽植的80万株芝樱借助富士山为远景,依托龙神池构建出了宏大又艳美绝伦的景色。照片拍摄于2013年5月5日。






 芝樱 琦玉县羊山公园


花期:4月中旬至5月上旬


与富士山下的芝樱类似,琦玉县羊山公园的芝樱地毯也十分精美绝伦。这里栽植着9种约40万株芝樱,依托丘陵地形构造出各种不同的图案,散步其中,春风扑面、色彩斑斓,十分值得一去。我今年会去这里参观,这里暂时用的是网上的照片。




 郁金香 神奈川县横滨公园


花期:4月


东京都周围有许多欣赏郁金香的公园,譬如说立川的昭和纪念公园、茨城的日立海滨公园等等。而位于横滨山市中心的横滨公园则是一处免费的赏花佳处。这里种植着69种约16万株郁金香,那些成片的紫、白、红、黄、橙、粉、黑色的花丛互相映衬,成为当地居民休闲散心的好去处。照片拍摄于2015年4月18日。








红藤/紫藤/黄藤/白藤 枥木县足利花卉公园


花期:4月下旬至5月中下旬。红、紫、白、黄四种颜色藤花绽放时间并不一致。


位于枥木县的紫藤公园,有150年树龄的大藤一株就可以成为像瀑布一样的花海。她们盛开的时候垂下几米长的藤花在最盛期几乎能够到达地面。然而我那阵子总是难以抽出时间,等到去时,藤花也已经式微。不过即使这样,所见已然让我欢欣鼓舞了。园长是一个极其爱花的人,每天都会写关于紫藤的日记,她把满园的藤花当做孩子来看待,我记得去之前有一天狂风大作,东京遭遇了一场小小的台风。而园长在日记里写到“昨夜一夜大风,我担心这些孩子们能不能撑下来。所以一到风雨停止的清晨,急忙披上衣服出去看。这些孩子居然还是那么的顽强,虽然有很多花已经被吹散到地上,但是她们的主干还是好好的伏在支架上,真是些讨人怜爱的小家伙呀。……”园长的日记让我感觉很温馨,这也是许多日本人对于自己生活中周围事物的态度。园里的藤花有四种颜色,红色、紫色、白色和黄色,单是紫色又有许多种不同的形态。去的时候偏晚期了,杜鹃已经衰落,紫藤也已经开始变得稀疏,但是白藤和黄藤却正开的灿烂。照片拍摄于2013年5月10日。








 喜林草/郁金香/水仙/油菜花/虞美人 茨城县日立海滨公园


花期:喜林草-4月下旬至5月中旬;郁金香-4月中下旬;水仙-3月下旬至4月下旬;油菜花-3月至5月;虞美人-5月


日立海滨公园是一个看花的地方,公园里一二月盛开圣诞玫瑰,腊梅;三四月有水仙,郁金香,樱花,桃花,雪柳,连翘和杜鹃;五六月有蔷薇,粉蝶花和罂粟花;七八月可见薰衣草,向日葵和百日草;九十月是份漫山遍野的大波斯菊和雏菊,外加上让山丘变红的地肤;及至每年的最后,园中又是落叶飘黄的景色了。园内有儿童乐园,也有烧烤场地等野炊设施,适合全家一起休闲。而公园里最值得一看的要数开满海边山丘的喜林草,这花又叫粉蝶花,英文名字Nemophila,是由希腊语的nemos(小树林)和 phileo(爱)组合而成的,她还有另一个好听的名字,baby-blue-eyes。天气晴好的时候,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爬到喜林草盛开的山丘上,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海天地一色,堪称人间绝景。我拍照的时候运气并不太好,那一下午海雾弥漫,天空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只剩下一望无际的粉蝶花迎风摇摆。照片拍摄于2013年5月14日。









 杜鹃 东京都盐船观音寺


花期:4月底5月初


看过一张照片里拍的是被五颜六色的杜鹃丛围绕的小寺庙,第一眼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照片中的景色是大悲山盐船观音寺,位于东京都青梅市,是真言宗醍醐寺派的寺庙。但是因为时间不凑巧,一直没能亲自去欣赏杜鹃盛开的情景。照片取自网络。




 紫阳花 神奈川县镰仓明月院/长谷寺/成就院等地


花期:6月


镰仓位于神奈川县的南部,南接相模湾,北连横滨市。12世纪末,源赖朝消灭平氏,创立了镰仓幕府,镰仓也逐渐成为中世纪初期的政治中心。及至后来,镰仓已经拥有密集的寺庙和神社,规模可以与京都,奈良相媲美。其后随着镰仓幕府灭亡,镰仓也走向衰落。自江户时代开始,这里被开发为旅游胜地,有大大小小的寺庙和神社可以参观,也有海滨和岛屿风光。每年六月,幽静寺庙里种植的紫阳花会大片绽放。紫阳花在中国被称作绣球花,花色会随着土壤的酸碱性发生改变,而雨水让镰仓寺庙里的各出土壤酸碱不一,于是就有了紫色、浅蓝色、深蓝色甚至桃色的花。这个时间是镰仓最佳的旅游季节,当然游客也会很多。比较推荐的欣赏紫阳花的寺庙有北镰仓地区的明月院、净智寺以及长谷地区的成就院、长谷寺等等。照片拍摄于2014年6月20日。






此外,还有几处看花的地方可以考虑。


 薰衣草 富士山河口湖八木崎公园&大石公园


花期:6月下旬至7月中旬





 杜鹃 群马县馆林市杜鹃之丘公园


花期:4月中旬至5月上旬






最后,祝大家在春天里都能拥有如鲜花般蓬勃灿烂的情绪。